湖南师范大学首页  |  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  |  网站地图
  |  在线投稿   |  ENGLISH
 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!今天是:
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: 首页>>师大新闻>>校园文学>>正文

时雨记

来源: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 作者:方舒铭 发布时间:2016年07月14日 20:26 点击:

我是雨的重症患者。我生长在多雨的江南,在我明白别的一切之前,我先知道雨。

骤雨来临前的天空,云朵一层一层挨挤着,压境的乌云敦实得像个七八岁的小子,边缘在风的吹拂下不断流散,蜿蜒出一团团的墨迹;往高处是湖水一样粼粼的云朵,在近处时是青白的,流淌得远了,就变成透明的薄薄的金色。再往上,很高很高的天空里有着轻白到虚无的云缕,似有还无地铺在青冥深处,像是宇宙深处那些渺不可知的漩涡。

倏而雨下了,打在桥上、路上,激起一层朦胧的水雾轻烟,天地间的一切于是都变得模模糊糊。雨是万物的养料,江河湖海吸饱了雨水,就吹气球般涨起来,上上下下得抖着圆鼓鼓的肚子;人间草木吸饱了雨水,一个个变得清凌凌、水嫩嫩,颤颤巍巍地伸出几根枝条,两三片叶子,叫人说不出的欢喜。

其雨其雨,杲杲出日。雨雾散去后的天空绝不是深邃的展览,像宇宙深处渺不可知的秘密,那是一种晴得诚挚的蔚蓝,仿佛天穹下随时会烟消云散的不真实的直子。错啦,命途多舛的直子倒是实打实地瘗玉埋香了,而眼前这一派瓦蓝瓦蓝却无章法地似真似幻。仿佛触手可及,等真的伸出手了,便呼啦一下退出去了几万米。

我高中时的同桌叫听雨,大概是取自“夜阑卧听风吹雨”。很难说我是先喜欢上了她的名字继而爱屋及乌,还是反过来。总之她现在身在于我万里之隔的台湾,还附带一条海峡。距离是一件让人绝望的事情,它像一剂慢性的毒药,悄没声息地凌迟你们的友谊。什么桃李春风一杯酒,于我们而言,都不及一场雨。大概是整颗心都被江南潮乎乎的雨季泡得酥软,就能轻而易举地融在一起。

彼时正值高考前夕,校园里弥散着枕戈待旦的战斗气息,可那点离别的不舍,偏偏像个小幽灵,在你漫不经心的时候嗤一声钻出来,酸溜溜地疼。我听见听雨小声说,“嘿,我们约定好,下雨的时候,就是我在想你。”

现在外面正在下暴雨,世界化作一片汪洋。尽管带给我的是潮湿和冰冷,但窗外嘈杂的声音仍使我无限欢欣。雨总是不肯停息,它任性的降落在大地。就像谁也无法阻止我们一点点向前进。我还是一如既往地走着,和所有人一样,朝终点走去。

这是使命,也是天性,雷雨濡湿了大地,却无法淋透人们的心。

其实响晴也好,时雨也罢,总归是夏日的部分,盛夏逝去后,自然也随之无影无踪。

敲打窗棂的雨声渐歇,兴许是雨要停了。痴迷这雨也好,痛恨这雨也罢,明日的艳阳会再高照,驱散着属于乌云的霉郁,带来芬芳与生机。

一切都是会改变的,一切都会过去。仿佛夏日的天气,一日三变,顽劣地像个段数极高的熊孩子。可就像再滂沱的雨夜后都会有破云见日的晨曦,多么深的绝望里,就能蕴藏多么迷人的希望。

(作者系文学院2015级学生)

编辑:关秀雯



上一条: 野百合也有春天——张家界朝天观之行有感
下一条: 清明赋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