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师范大学首页  |  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  |  网站地图
  |  在线投稿   |  ENGLISH
 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!今天是:
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: 首页>>师大新闻>>校园文学>>正文

野渡无人舟自横

来源: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 作者:吴诗 发布时间:2016年06月13日 13:08 点击:

想象,那是一幅怎样的画面——荒凉渡口,残沙斑驳,疾风呼啸,无人经过,月钩瘦影,希然无声,仅余孤舟。

如果将生命喻为这样一座古渡头,那么,韦应物不在了,孤舟却永远留存于春潮之中,兀自横斜,继续着茫茫时空中,无垠的等候。我站在春潮上稽首,只愿化为这片孤舟。总觉得,在这样一个意境里蕴藏无限的张力。有如鲠在喉的啽默,有天地悠悠的寂寥,更有岿然不动的决绝和耿介横绝的轩阔。

观世人数载漫道尘寰,匍匐世路,一生辗转,让人扼腕。踽踽独行,只为摒弃尘俗,寻得江阔云低风清月朗,能得自在。《庄子》言:畸人者,畸于人而侔于天。无论修道还是问佛,都不过是希求终能跳脱出来,睥睨这恒河沙数,芸芸刍狗。而今,在这片无人野渡,当生命如此完整的裸露在这浩大天地中,我想到灵均发出的煌煌天问,悠悠浩叹,想到伯玉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掬下的一襟清泪,想到苏子借以江海寄余生的小舟飘荡了千年。它们一如从遥远的洪荒太古中跌落的沉吟,与今人共振出相似的颤音,在这片盛大的寰宇与渺绵的苍凉间,一切孤寞与探寻都有了回应。

漫漫人生,即如野渡。很多人都能感到即使高朋满座,亦难掩寂寥。说到底,所谓孤寞的意味,只有熔铸到整个的浩瀚江山里才能真正体会。它在乎心境,无关人际。朋友占领的是时间,可于你悲时陪伴告慰,于你笑时欣然相随,亦可平你激愤,抚你忧郁,解你心音。然而,一旦进入空间的维度,当生命投射在寰宇间,俯仰天地,世上再无一人,笑靥与背影连同自我一齐模糊,隐退,乐与悲皆在这广袤的大真空中杳无踪迹,便能约略领悟,佛家所言,大千世界,恒河沙数。人世之孤,其实是生命意识与苍茫尘寰碰撞出的空间感和遗失感。

伯牙子期的故事尽人皆知,然而,最让我为之动容的,却是这段故事的“前传”。 伯牙学琴于成连。一日,先生说要为其寻一位名师,授他琴艺,而将其引至蓬莱一孤岛,辄去不返。伯牙一人,处空旷海天之间,恍悟,自然与孤寂即此名师。他在这广阔的海天之中,获得了清泠的生命意蕴,奏出《水仙操》。 如果说人性中真有一种苍凉的本质,那么古来多少人选择或自愚逃避,或苦求消解却一生不得答案。突然觉得甚至努力去放下,也是一种执念。也许只有循着它的肌理,把灵魂寄托在云水苍茫间,才能转圜愁苦,达于至善。正如伯牙一生,既体会了茫茫海天的怆然,又在子期去后知晓了知音不复的寥落,时间与空间,这两大维度中蕴藉的萧疏况味皆被他尝过,如果没有禅心慧性,怎能提炼出被孤绝浸淫过的生命的精华? 此种直面孤独,融解悲苦的姿态,固已难得,然而我宁愿做野渡里那一叶小舟,实在更因为它那独守一隅,不为世所动, 静候在时光中,“看人尘土竞流年”的狂绝,清绝,痴绝,横绝。

愿有古渡,趺跏寂坐,悦然明月流水,江山倥偬,生死峥嵘。

你看,那戴着蓑笠的老头,一竿垂纶,千万孤独。世人多以为静默等候是消极被动的怯懦与灵魂的疲态,殊不知,当风沙拍打大浪,怒涛卷起霜雪,一切常态都被掀开,尘世之外,那些清醒的灵魂正拨动着红尘的转轮,乜斜着世众。很多时候,追逐与逃避无异——逃避生命必经的冷寂与看似漫长无望的征途,逃避剥离,禅定,逃避空灵,澄明。因空洞而追逐,声名、权利、爱欲,甚而因害怕孱弱之躯泯于大浪淘沙而追逐时光,以期换取不朽的盛景。

你看,少年时代的欢愉,看月从水面浮起,月色被波浪拉长又拉扁,多年后,水月与时光重叠,故去山川似水中月,镜中花,终连岁月也成镜花水月。 这种种感怀,都砸进了山川与大浪。有人终生追赶,以为奋进,却还是难免在落日楼头,感到年华易逝的凄寞。有人却早早远了纷扰的步履,以清虚涤荡内心。当岁月山河皆归朽腐,成王败寇同为枯骨,历史风尘的泥沙俱下,群壑一声轰鸣,穹庐迫近头顶,这高蹈于时光刻痕之外的人,早已悦然生死大梦,书香,酒魄,剑气,豪魂,尘寰吐纳,舒展自如,任他来去。而生的戚戚然,亦因这从容心境而变得风日洒然。

野渡无人,舟自横。

就喜欢这样一种“横”着的姿态。只影横斜,哪怕没有人,没有滔滔的江河水,只有风,只有凄厉的鸣唱,也能不哀不矜地横亘在风尘之中,负载着一腔不移的真挚随时空前行,虽千里亦横绝。 我跳上这狷介孤舟,一路漂流,从这无人野渡,零丁滩头。仿佛交织着巨响,又仿佛归于岑寂。穿越流年风雨,把细流和巨浪都渡成平原,流入恒河,舟与人体积骤减,如一尘芥。

“恒河沙者,佛说是沙。诸佛菩萨释梵诸天步履而过,沙亦不喜。牛羊虫蚁践踏而行,沙亦不怒。珍宝馨香,沙亦不贪。粪禄臭秽,沙亦不恶。此心而无心之心。离一切相,众生诸佛更无差别。但能无心,便是究竟。” 这无心便是天心,穷一生之力以为己心,只为在谈笑间如恒河沙一般不悲不喜,无嗔无怨,做一场痛痛快快的大梦,逍遥浮生,归于清净。然后灵魂的质朴,生命的空明,皆于此,有了响应。

无人古渡,潮水连波,万千足迹皆被抹去,唯一得以留存的,恐怕只有这直面孤独,把生命熔铸进宇宙真空,与浩朗乾坤相接相抱的般若之心。

微凉冰雪世界,浮槎去住清风。

(作者系文学院2013级学生)

编辑:关秀雯



上一条: 清明赋
下一条: 霜降赋

关闭